此生想怎么活

每天早上九点起床,大手一挥拉开窗帘,让阳光洒满房间。捏捏身边人的鼻尖,把TA唤醒。

跑步去学校或是实验室,与枯燥的实验一起呆到下午五点。或是与学生一起,进行两个小时的思想争锋。
跑步去学校或是咖啡厅,与公式与数字一起呆到下午五点。或是与学生一起,进行两个小时的思想争锋。
走路到森林里冰川上,透过仪器丈量自然的宏伟,用五官融入世界,一直到下午五点。

散步回家,用两个小时,读诗,或是读书。我做饭,TA洗碗。八点半吃饭。

九点摸着圆滚滚的肚皮争论或思考一个问题;十点半开始写字或画画。

十二点出去散步,在夜色的庇护下起舞。

一点再读一个小时的书,或者看一部电影,然后睡去。

此生想这么活。

又在装逼了

定义一种类型的文章。基本属性有:内容充实、高端名词和配图多、结构清楚、排版简洁、语言高深。主题是普通人不知的,并且觉得很厉害、很无法理解的,比如数学、美学、物理、哲学。先不论其逻辑是否完备、论据是否充足。

定义一种“知道”。类似于读了一本书,读了前言但不读完,知道了作者的观点,却不知道论据和论证过程。

如果读到这篇“文章”的人以为自己“知道”这篇“文章”,就会有不考察其逻辑是否完备论据是否坚实而盲目地赞成、溢美的倾向。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我也常落入这种情况之中,不光是文章,对诗歌、对公式,都常有这种“知道”而分享的倾向。这种“知道”对于社交是有益的,但是对于真正地做学问,却是百害无一利的。比如在下...

量化

窗外是香港的车水马龙。我盘腿坐在床上。我在听《友谊地久天长》。

我的胸口时常发痒。我时常想要尖叫。不是的,不是像《与莎莫的500天》里那样为了好玩尖叫。是一股气、一股混沌卡在了我的嗓口,让我想叫出来,让全世界都听到这个世界的荒谬。我想尖叫。

于是我张开嘴,我的喉头收紧,但是我叫不出来。所有人都变成了幽灵,飘过来堵住了我的嗓子眼儿。

今天莫名其妙熬了个通宵。五点多在去香港的顺风车上时,我突然有点儿相信命运论了。不,我不相信我的人生轨迹是定好的,我不相信古希腊神话里的那套,人的作为只是神的意志。我只是相信,我人生中的那些痛苦的消极的时刻是定好的,是我无法逃避的。

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和豆瓣广播...

一个关于浮岛式键盘的脑洞,和一个喝了白酒和黑咖的夜晚。

有些参考了照片

和两首唐多令。
可能是因为秋天,最近读的诗词都在悲秋。但归根到底,最喜欢不过刘禹锡的《秋词》:诗情与碧霄!

画一张喜欢的小照片。

梦回稻香

   只要疲倦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去年的那片土地。她仿佛满足了我一切的精神与物质需要,仿佛就是传说中的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我还记得猪舍转角有点吓人的大黄狗,记得那条鸡屎大道,记得很多很多的公鸡,记得那个乡间小别墅,善良的黄阿姨,记得我和猪门外的那片竹林。记得那个清晨,记得那个小学,记得那篇大湖,记得那个深夜,记得那篇所谓检讨书,记得所有的逃避和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梦回稻香,这四个字仿佛勾勒了我迄今为止一生里最美的时光和一生的企盼。...


许我往后看

  这是一个饭否直挺挺挂掉的深夜,没地方唠逼的我猛然想起自己的域名因为欠费在半年前就被停掉了,十几篇不知所谓的日记也再也见不到了。danielle.wang是我很得意能抢注的域名,然而随着我不再用自己的英文名似乎这一切都挺说得通的。也许我待会就去重新注一个呢,谁知道呢。

  我忍不住老是翻以前的东西。忍不住翻两年前的lofter文章,充满粉红少女心,又充满憧憬。忍不住翻两年前的饭否,有负能量却仍然开心。翻QQ空间,删掉黑历史。翻贴吧, 自己曾经码文攒起的万层高楼。翻朋友圈,翻豆瓣,翻网易,也翻我自己。...


#Pride and Prejudice

1 / 4

© 奤滢 | Powered by LOFTER